焚诗煮酒

【ALL瑶???】基本完全照搬相思十诫歌词了……

                   相思十诫
不相见便不相恋
便是衣带渐宽
也不过是秋风画扇
徒增悲凉
                        ——莫玄羽
不相知便不相思
最是耳鬓厮磨
也终是泪落枕畔
再无相知
                         ——温若寒
不相伴便不相欠
分是不似一般
应是剪不断,理还乱
却无离愁
                          ——苏悯善
不相惜便不相忆
或许此情不待
也仍待忆中那人
问君何在?
                          ——蓝曦臣
不相爱便不相弃
殿门掩映虚环
楼高亦难自弃
不过云泥
                           ——聂明玦
不相对便不相会
如若再相会
又岂会殊途同归
生不逢时
                            ——聂怀桑
不相误便不相负
苍山为盟已为误
万重蓬山皆为负
误负难解
                             ——秦愫
不相许便不相续
许你日后相伴
却是妄断之言
花开为败
                             ——金如兰
不相依便不相偎
东飞劳伯西飞燕
天降破晓各自飞
黄泉亦不见
                            ——薛成美
不相遇便不相聚
一曲清心曲终人散
徒留一人孑然一身
原是故人…枯骨成忧…
                             ——三尊

金家苦力【划掉】客卿登记处

#ooc归我,人物归秀秀,新人写手,心里没底

       “哐-”实木的桌椅被踹的一震,理了理桌面抬头看了看来人,一袭黑衣笑的灿烂,尖尖的虎牙露在外面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四周一片面面相觑,议论之声此起彼伏,思衬着这是哪家厉害人物敢在金麟台撒野。那人瞥了一眼周遭打量的人转头笑道

       “小矮子~爷来给你捧场子了!做这什么客卿可有好处!”四周满是倒吸冷气的声音…这人好大的胆子,虽说金光瑶出身不怎样,可现是金麟台一把手又与三尊结拜,这可是有人罩着的,此人竟如此大胆不知是哪家厉害人物,还是不要招惹的好。“小流氓也想当客卿了?你不是说自由自在优哉游哉好的很吗?”抬起脸也是回以笑容“我开心就是想当!怎么?你不欢迎?”他像是看见了什么好笑的事,嗤笑出声来

        “小流氓来了我自然是欢迎的”

        “那就快点!老子还没吃饭呢!你们金麟台伙食怎么样?”

      “我自认为还是不错的。姓名?”

       “薛洋,那我倒是要尝试一下,不好吃的话就等着重建吧!”那人翘着二郎腿坐在桌子上,顶着邻家少年的脸说着凶恶的话。

        “性别?”

      “……小矮子你是瞎的吗?要不要我给你治治!劳资是男是女不明显吗?你这金麟台是不是不想要了!”

        “走个程序罢了,你不要闹。年龄?”轻描淡写的岔开话题

        “唔…十五?还是十六来着?我忘了你随便填一个吧!我没闲心记这个”晃荡着双腿四下里瞧着后面面面相觑的人。

       “那便十五吧,凸显你年少成材!可有表字?按理说未到及冠当无表字,可这登记和以后多有不便暂且起一个吧,如若不满日后再改”边思衬着边看向他的,争取他的意见

        “没有表字,你随便写一个就好~这东西我又不在乎”吹了声口哨捡起桌上留给阿凌的糖剥了一颗扔进嘴里满不在乎

       “唔……客卿确定要我来起?而且那是金凌的糖”金光瑶看着薛洋弯了弯嘴角,露出类似招牌般的笑容,突然间薛洋就觉得有必要慎重考虑一下表字的问题……

        “唔……在下诚惶诚恐,再三斟酌,取成美二字,意为君子成人之美”似是有意恶心他,不等他反驳便落笔写下这两个字。薛洋看着这纸上两个清凛的字一时沉默不语。

       “这便算登记完了,之后去取了校服就正式成为金家客卿了,恭喜成美~”金光瑶转过头吩咐下属今天的登记到此为止,看向薛洋时刻意加重了成美两个字的读音。

       “小矮子我日你!!我与你不共戴天!!”

(以上是薛成美童鞋的怒吼,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