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诗煮酒

牡丹花下死


      黄泉两岸盛开着艳红色的彼岸花,中间混着两株含苞待放的白牡丹…

   【 走马灯式】
     烈日炎炎下,车轮咕噜噜的响,从远及近,空空的发出刺耳的噪音,道路间的黑衣少年,瘫倒在地,悲厉的哀嚎刻骨揪心,洁净的路面只有车轮拖出的暗色红痕,从此世上多了一个无恶不作心狠手辣的小流氓……

      阴沉的天,暗色的地,金色的琉璃顶,朱红的大门,瘦弱的白衣少年立在殿前,不卑不亢。当胸一脚,跌落高台,天地失色,仅剩的色彩是流淌在石阶上暗黑色的血迹,自此世间得了一个笑里藏刀,欺世盗名的仙督……

     冷冷高台上,金光瑶一袭白衣立在庭前,院里的牡丹从已经长到了大腿,花开半朵,欲遮还羞,一道黑影顺着墙头攀过来,闪身避进寝殿,不多时房门大开,少年一袭黑衣踏出门槛

    “清理干净了?”金光瑶连头也不回,就着观花的动作问到

     “我做事何时不干净过?常言道:薛洋出手,鸡犬不留,把你的心收回肚子里吧”薛洋双手叠在脑后,慢悠悠的靠过来
  
        “这是你的仇,你的怨,报不报得了是你的心思,何来的我安不安心?”唇角微笑似是经年累月的积累,已经刻在了那张白净的面皮上,转身对着这少年无奈的摇摇头“成美,今年的花酿熟了,陪我喝一杯吧…”

           薛洋似乎心情很好,二人端坐在院里,周围是遍地含苞待放的金星雪浪。当间横琴一把,食指翻飞,流出的却不是什么名雅曲录
          “这什么?没听过”薛洋呷了口酒

          “踏血行,很合适吧”金光瑶笑着冲他举了举杯,轻啜了一口花酿

          薛洋一愣,缓缓举杯,学着对方的样子,笑的眉眼弯弯“仙督可与我同流合污?”

           “一丘之貉,同路之人罢了,能做的大概就只有沆瀣一气,共同扶持而已”嘴角的笑容略显无奈

          “像你这种人,一定不得好死,十八层地狱什么的都不在话下,虽说我也没差多少,我若是先下去了,就等等你,给你占个好位置,你要是先下去了,也不许先走,十八层地狱这东西,自己走多没意思”薛洋嘴角弯弯,的表情跟嘴里的话完全不对口

          “嗯,那说好了的,黄泉路上携手而行”

           多年后,奈何桥边的白牡丹开了,只开了一朵,花蕊是黑色的,点在雪白的花瓣间略显孤独,另一株依旧是如多年前含苞待放的模样

【薛瑶】脑抽之后的产物…

      昏暗的地牢里阴冷潮湿,远处闪烁着几点亮光,向着地牢深处移动,一水的金星雪浪袍,为首的人头戴乌沙罗软帽,正是刚上位的兰陵金氏家主,位列仙督的敛芳尊金光瑶。

     “打开”声音温润却又颇俱威势,让人不容抗拒。

     “是”牢门打开,吱吱呀呀的声音刺得人耳膜发涨。

      “东西给我便退了吧,,别让人靠近。”金光瑶缓步走入地牢,外面灰尘颇多,里面倒是干净的紧,床、桌子、茶具、餐具一样不少,甚至还都是上品。突然打侧里斜刺过来一把剑,刃边闪着一点寒芒,金光瑶目光一凝,神情一敛,闪身便朝着牢壁躲去,一手提着盒子,另一手抽出腰间的佩剑恨生,不等回身剑就先送了出去,‘锵’  两剑相击,发出清脆的响声,一听便知是名剑。那人又挽了个剑花直刺过来,金光瑶左手还提着个盒子,右手提起恨生,勉强荡开对方的剑,堪堪避过这一击,两人又来来回回对了几招,铿锵的剑鸣声此起彼伏,倒是让外面站岗的人狠狠地担心了一番。

     “停停停,不打了,再打下去这东西弄坏了成美可是后悔都来不及了”金光瑶笑着站定,望着从阴影处走出来的少年,正是之前被押上金麟台的金家客卿薛洋。

     “什么东西我会后悔?”少年嘴里叼着跟稻草,长着可爱俊俏的模样,却一副玩世不恭的态度,看着金光瑶将盒子放在桌子上笑着问“喂,我说你们金家这么有钱吗?囚犯都有这种待遇。”

      “囚犯自然没有这种待遇,但薛客卿可是个例外,不是吗?”掀开盖子,里面是精巧的糕点,样式繁多,诸如桂花酥,茯苓糕,梅花香饼等。

      “敛芳尊倒是知我,你这地牢待遇虽不差,就是糖糕太少了,整日里也吃不到甜的”毫不客气的拿起就吃“你这个时间来找我,可不是为了给我送一盒点心吧!怎么?你大哥他们要你处理我?”

     “嗯,确实,成美就没什么想说的?”金光瑶看着这人一边吃着甜点,一边说着关于自己的处理问题,有些头痛“这倒是给我出了一个大难题啊!”

    “怎么?还有能难住敛芳尊的问题?那还真是好问题啊!我有什么可说的?随你处置了呗”那人倒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三日之后便是处决之日,你…好自为之吧”话不多说转身便走“那盒子下面还有几层也都是糕点,留着吧!”

    “你大哥真的不会杀了你吗?”薛洋调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金光瑶在门口顿了顿回头冲他一笑“我自有办法。”
       身后是落锁的声音,薛洋放下手中的糕点,看着那几摸光渐渐远去,回头又拈了块糕点
      “啧,真甜!”

【ALL瑶???】基本完全照搬相思十诫歌词了……

                   相思十诫
不相见便不相恋
便是衣带渐宽
也不过是秋风画扇
徒增悲凉
                        ——莫玄羽
不相知便不相思
最是耳鬓厮磨
也终是泪落枕畔
再无相知
                         ——温若寒
不相伴便不相欠
分是不似一般
应是剪不断,理还乱
却无离愁
                          ——苏悯善
不相惜便不相忆
或许此情不待
也仍待忆中那人
问君何在?
                          ——蓝曦臣
不相爱便不相弃
殿门掩映虚环
楼高亦难自弃
不过云泥
                           ——聂明玦
不相对便不相会
如若再相会
又岂会殊途同归
生不逢时
                            ——聂怀桑
不相误便不相负
苍山为盟已为误
万重蓬山皆为负
误负难解
                             ——秦愫
不相许便不相续
许你日后相伴
却是妄断之言
花开为败
                             ——金如兰
不相依便不相偎
东飞劳伯西飞燕
天降破晓各自飞
黄泉亦不见
                            ——薛成美
不相遇便不相聚
一曲清心曲终人散
徒留一人孑然一身
原是故人…枯骨成忧…
                             ——三尊

金家苦力【划掉】客卿登记处

#ooc归我,人物归秀秀,新人写手,心里没底

       “哐-”实木的桌椅被踹的一震,理了理桌面抬头看了看来人,一袭黑衣笑的灿烂,尖尖的虎牙露在外面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四周一片面面相觑,议论之声此起彼伏,思衬着这是哪家厉害人物敢在金麟台撒野。那人瞥了一眼周遭打量的人转头笑道

       “小矮子~爷来给你捧场子了!做这什么客卿可有好处!”四周满是倒吸冷气的声音…这人好大的胆子,虽说金光瑶出身不怎样,可现是金麟台一把手又与三尊结拜,这可是有人罩着的,此人竟如此大胆不知是哪家厉害人物,还是不要招惹的好。“小流氓也想当客卿了?你不是说自由自在优哉游哉好的很吗?”抬起脸也是回以笑容“我开心就是想当!怎么?你不欢迎?”他像是看见了什么好笑的事,嗤笑出声来

        “小流氓来了我自然是欢迎的”

        “那就快点!老子还没吃饭呢!你们金麟台伙食怎么样?”

      “我自认为还是不错的。姓名?”

       “薛洋,那我倒是要尝试一下,不好吃的话就等着重建吧!”那人翘着二郎腿坐在桌子上,顶着邻家少年的脸说着凶恶的话。

        “性别?”

      “……小矮子你是瞎的吗?要不要我给你治治!劳资是男是女不明显吗?你这金麟台是不是不想要了!”

        “走个程序罢了,你不要闹。年龄?”轻描淡写的岔开话题

        “唔…十五?还是十六来着?我忘了你随便填一个吧!我没闲心记这个”晃荡着双腿四下里瞧着后面面面相觑的人。

       “那便十五吧,凸显你年少成材!可有表字?按理说未到及冠当无表字,可这登记和以后多有不便暂且起一个吧,如若不满日后再改”边思衬着边看向他的,争取他的意见

        “没有表字,你随便写一个就好~这东西我又不在乎”吹了声口哨捡起桌上留给阿凌的糖剥了一颗扔进嘴里满不在乎

       “唔……客卿确定要我来起?而且那是金凌的糖”金光瑶看着薛洋弯了弯嘴角,露出类似招牌般的笑容,突然间薛洋就觉得有必要慎重考虑一下表字的问题……

        “唔……在下诚惶诚恐,再三斟酌,取成美二字,意为君子成人之美”似是有意恶心他,不等他反驳便落笔写下这两个字。薛洋看着这纸上两个清凛的字一时沉默不语。

       “这便算登记完了,之后去取了校服就正式成为金家客卿了,恭喜成美~”金光瑶转过头吩咐下属今天的登记到此为止,看向薛洋时刻意加重了成美两个字的读音。

       “小矮子我日你!!我与你不共戴天!!”

(以上是薛成美童鞋的怒吼,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